第八回 四杰赴援以德報怨 一夫拚命用少勝多

  卻說汪罕大掠蔑里吉部,得了無數子女牲畜回去享受,并沒有遺贈帖木真,也未嘗遣使報聞。帖木真尚是耐著,約汪罕去攻乃蠻。汪罕總算引兵到來,兩軍復整隊出塞。聞不亦魯黑汗在額魯特地方,當即殺將過去。不亦魯黑汗料不能敵,竟聞風遠飏,越過阿爾泰山去了。帖木真麾眾窮追,擒住他部目也的脫孛魯,訊知不亦魯黑已是遠遁,只得收隊回營。誰知甫到半途,突來了乃蠻余眾,由曲薛吾撤八剌兩頭目統帶,掩襲帖木真。帖木真馳入汪罕軍,與汪罕再約迎戰,汪罕自然應允。因天色已晚,兩軍各分駐營中,按兵靜守了。

  次日黎明,帖木真部下齊起,整備開仗,遙望汪罕營帳,上面有飛鳥往來,不覺驚詫異常。急命軍士探明,返報汪罕營內,燈火猶明,只帳下卻無一人!怪極!帖木真道:“莫非他去了不成,我與他聯軍而來,他棄我遠適,轉足擾我軍心,我不如暫行退兵,待探聽確實,再來未遲!”是亦所謂臨事知懼者。嗣后探得汪罕系信札木合讒言,謂帖木真后必為變,因此不謀而去?;貞竞贤督低艉笔?。帖木真雖恨那汪罕,然猶因他誤信讒人,曲為含忍。這是第三次生嫌。

  未幾,忽有人報稱汪罕的部眾,被乃蠻、曲薛吾等從后追襲,掠去輜重,連那兒子鮮昆的妻孥,也被劫去了。帖木真道:“誰叫他棄我歸去?”言未已,又有人來報,汪罕遣使乞援。帖木真道:“著他進來!”汪罕使入見,詳述本部被擄情形,并言蔑里吉酋兩子,先已作本部俘虜,今亦逃去?,F雖遣將追擊乃蠻,終恐不足勝敵。且聞貴部有四良將,所以特來求援,請速令四將與我同去!帖木真笑道:“前棄我,今求我,是何用心?”來使道:“前日誤信讒言,所以速返,若貴部肯再發援兵,助我部酋,此后自感激不淺,就使有十個札木合,也無從進讒了?!眮硎诡H善辭令。帖木真道:“我與你部酋,情誼本不亞父子,都因部下讒間,因此生疑?,F既情急待援,我便叫四良將與你同去。何如?”來使稱謝。于是命木華黎、博爾術、赤老溫、博爾忽四杰,帶著軍馬,隨使同去。

  行到阿爾泰山附近,遙聞喊聲震地,鼓角喧天,料知前途定在開仗。登山了望,見汪罕部兵,被乃蠻軍殺得大敗虧輸,七零八落的逃下陣來。木華黎等急忙下山,率兵馳去。那時汪罕已喪了二將,首領鮮昆,馬腿中箭,險些兒被敵人擒去。正危急間,木華黎等已到,便救出鮮昆,上前迎戰。乃蠻頭目曲薛吾等,雖已戰勝,也未免乏力,怎經得一支生力軍,似生龍活虎一般,見人便殺,逢馬便刺!不到幾合,曲薛吾部下,漸漸卻退,木華黎等愈戰愈勇,把敵人殺得四散奔逃。曲薛吾等管命要緊,也只得棄了輜重,落荒遁去。鮮昆的妻子,及一切被掠人物,統已奪轉,交鮮昆帶回。

  鮮昆返報脫里,脫里大喜道:“從前帖木真的父親,嘗救我的危難,今帖木真又差四杰救我,他父子兩個,真是天地間的好人!我今年已老了,此恩此德,如何報得!”本心未嘗牿亡,如何后復變計。隨命使召見四杰,只博爾術前往,脫里獎他忠義,贈他錦衣一襲,金樽十具,復語道:“我年已邁,將來這百姓,不知教誰人管領!我諸弟多無德行,只有一子鮮昆,也如沒有一般。你回去與你主說,倘不忘前好,肯與鮮昆結為兄弟,使我得有二子,我也好安心了!”博爾術奉命返報,帖木真道:“我固視他為父,他未必視我如子,既已感恩悔過,我與鮮昆做弟兄,有何不可!”遂遣使再報汪罕,約會于土兀剌河,重修和好。脫里如約守候,帖木真當即前去,便在土兀剌河岸,置酒高會,兩下歡飲,甚是和洽,遂雙方訂約,對敵時一同對敵,出獵時一同出獵,不可聽信讒言!必須對面晤談,方可相信。約既定,帖木真遂認脫里為義父,鮮昆為義弟,告別而回。

  既而帖木真欲與汪罕結為婚姻,擬為長子術赤,求婚脫里女抄兒伯姬。帖木真既認脫里為父,如何求其女為子婦?胡俗之不明倫序,于此可見。鮮昆子禿撤哈,亦欲求帖木真長女火真別姬為妻。帖木真以他女肯為子婦,己女亦不妨遣嫁。獨鮮昆不樂,勃然道:“我的女兒到他家去,向北立著;他的女兒到我家來,面南高坐,這如何使得?!庇谑腔樽h未諧。第四次生嫌。

  札木合又乘隙思逞,密通阿勒壇、火察兒、答力臺三人,令他們背叛帖木真,歸順汪罕。三人素懷怨望,應上回。竟聽了札木合的哄誘,潛歸汪罕去訖。札木合遂語鮮昆道:“帖木真為婚事未諧,與乃蠻部太陽汗私相往來,恐將圖害汪罕?!滨r昆初尚不信,經阿勒壇等三人來作口證,鮮昆遂差人告脫里道:“札木合聞知帖木真將害我等,宜乘他未發,先行除他!”脫里道:“帖木真既與我為父子,為甚么反復無常?若果他有此歹心,天亦不肯佑他!札木合的說話,不可相信的!”

  越數日,鮮昆又自陳父前,謂他的部下阿勒壇等前來投誠,亦這般通報,父親何故不信?脫里道:“他屢次救我,我不應負他。況我來日無多,但教我的骸骨,安置一處,我死了亦是瞑目!你要怎么干,你自去干著,總要謹慎方好哩!”

  既云不應負他,又云你自去干著,真是老悖得很。

  鮮昆便與阿勒壇等,商量一條毒計出來??垂?,你道是甚么毒計?原來是佯為許婚,誘擒帖木真的法兒。既定議,即差人去請帖木真前來與宴,面訂婚約。帖木真坦然不疑,只帶了十騎,即日起行。道過明里也赤哥家中,暫時小憩。明里也赤哥嘗隸帖木真麾下,至是告老還鄉,與帖木真會著。帖木真即述赴宴的原因,明里也赤哥道:“聞鮮昆前日妄自尊大,不欲許婚,今何故請吃許婚筵席,莫非其中有詐?不若以馬疲道遠為詞,遣使代往,免致疏虞!”幸有此諫。

  帖木真許諾,乃遣不合臺、乞剌臺兩人赴席,自率八騎徑歸,靜待不合臺、乞剌臺返報。孰意兩日不至,乃復率數百騎西行,至中途候著。忽來了快足一名,說有機密事求見。當由部眾喚入,那人向帖木真道:“我是汪罕部下的牧人,名叫乞失里,因聞鮮昆無信,陽允婚事,陰設機謀,現已留下貴使,發兵掩襲。我恨他居心叵測,特來告變。貴部快整備對敵,他的軍馬就要到了!”帖木真驚著道:“我手下不過數百人,哪能敵得住大隊軍馬,我等回帳不及,快至附近山中,避他兵鋒!”言畢,即刻拔營。行里許,至溫都爾山,登山西望,沒有甚么動靜,稍稍放心。是晚便在山后住宿。天將明,帖木真侄兒阿勒赤歹,合赤溫子。正在山上放馬,適見敵軍大至,慌忙報知帖木真。帖木真等住宿山后,所以未曾聞知。帖木真倉猝備戰,恐寡不敵眾,特集麾下商議。大眾面面相覷,獨畏答兒奮然道:“兵在精不在多,將在謀不在勇,為主子計,急發一前隊,從山后繞出山前,扼敵背后;再由主子率兵,截他前面,前后夾攻,不患不勝!”帖木真點首,便命術撤帶做先鋒,叫他引兵前去。術撤帶置若罔聞,只用馬鞭擦著馬鬣,噤不發聲。畏答兒從旁瞧著,便道:“我愿前去!萬一陣歿,有三個黃口小兒,求主子格外撫恤!”帖木真道:“這個自然!天佑著你,當亦不至失利?!泵晒艑P盘旃?,所以每事稱天。畏答兒正要前行,帳下閃出折里麥道:“我亦愿去?!闭劾稃溗仉S帖木真麾下,也是個患難至交,至此愿奮勇前敵,帖木真自然應允。并語他道:“你與畏答兒同去,彼此互為援應,我很為放懷。到底是多年老友,安危與共呢!”遣將不如激將。兩將分軍去訖。

  帳下聞帖木真夸他忠勇,不由得憤激起來,大家到帖木真前,愿決死戰,連術撤帶也摩拳擦掌,有志偕行。正要你等如此。帖木真即命術撤帶轄著前隊,自己押著后隊,齊到山前立陣。

  是時畏答兒等已繞出山前,正遇汪罕先鋒只兒斤,執著大刀,迎面沖來。畏答兒也不與答話,便握刀與戰。只兒斤是有名勇士,刀法很熟,畏答兒抖擻精神,與他相持,正在難解難分的時候,那畏答兒部下的軍士,都大刀闊斧,向只兒斤軍中,沖殺過去。只兒斤軍忙來阻擋,不料敵人統不畏死,好似瘋狗狂噬,這邊攔著,沖破那邊,那邊攔著,復沖破這邊,陣勢被他牽動,不由得退了下去。只兒斤不敢戀戰,也虛幌一刀走了。畏答兒不肯舍去,策馬力追。折里麥亦率眾隨上,那汪罕第二隊兵又到,頭目叫作禿別干。只兒斤見后援已到,復撥轉馬頭,返身奮斗。折里麥恐畏答兒力乏,忙上前接著。禿別干亦殺將上來,當由畏答兒迎戰。汪罕兵勢越盛,畏答兒尚只孤軍,心中一怯,刀法未免一松,被禿別干舉槍刺來,巧中馬腹,那馬負痛奔回,畏答兒駕馭不住,被馬掀倒地上。禿別干趕上數步,便用長槍來刺畏答兒,不防前面突來一將,將禿別干槍桿挑著,豁剌一響,連禿別干一支長槍,竟飛向天空去了。句法奇兀。禿別干剩了空手,忙撥馬回奔。那將便救起畏答兒,復由敵人中奪下一馬,令畏答兒乘著。畏答兒略略休息,又殺入敵陣去了??垂?,你道那將是甚么人,便是術撤帶部下的前鋒,名叫兀魯,力大無窮,所以嚇退禿別干,救了畏答兒。兀魯去追禿別干,汪罕第三隊援兵又到,為首的叫作董哀。當下來截住兀魯,又是一場惡戰,術撤帶驅兵進援,大家努力,把董哀軍殺退。董哀方才退去,汪罕勇士火力失烈門,復領著第四隊軍來了。句法又變。術撤帶大喝道:“殺不盡的死囚!快上來試吾寶刀!”火力失烈門并不回答,便惡狠狠的攜著雙錘,來擊術撤帶。術撤帶用槍一擋,覺來勢很是沈重,料他有些勇力,遂格外留神,與他廝殺,大戰數十合,不分勝負。兀魯見術撤帶戰他不下,也撥馬來助?;鹆κЯ议T毫不畏怯,又戰了好幾合,忽見對面陣中,豎著最高的旄纛,料知帖木真親自到來,他竟撇下術撤帶等,來搗中軍。術撤帶等正思轉截,那汪罕太子鮮昆,又率大軍前來接應。這時術撤帶等,只好抵敵鮮昆,不能回顧帖木真。帖木真身旁,幸有博爾術、博爾忽兩將,見火力失烈門踹入,急上前對仗。兩將是有名人物,雙戰火力失烈門,尚不過殺個平手,惱了帖木真三子窩闊臺,也奮身出斗,把他圍住?;鹆κЯ议T恐怕有失,眉頭一皺,計上心來,竟向博爾忽當頭一錘,博爾忽把頭避開,馬亦隨動,火力失烈門乘這機會,跳出圈外,望后便走。博爾術等哪里肯舍,相率追去,那火力失烈門引他馳入大軍,復翻身來戰,霎時間各軍齊上,把博爾術等困住垓心。博爾術等雖知中計,無如事到其間,無可奈何,只得拚命鏖戰,與他爭個你死我活!逐層寫來,變幻不測。于是兩軍齊會,汪罕的兵勝過帖木真軍五六倍,帖木真軍,人自為戰,不管甚么好歹,統將爹娘所生的氣力,一齊用出,尚殺不退汪罕軍。

  鮮昆下令道:“今日不擒住帖木真,不得退軍!”語才畢,忽有一箭射來,不偏不倚,正中鮮昆面上。鮮昆叫了一聲,向后便倒,伏鞍而走。這支箭系由術撤帶發出,幸得射著,遂趁勢追趕鮮昆。鮮昆軍恰尚不亂,且戰且走。術撤帶追了一程,恐前途遇伏,中道旋師。帖木真望見敵兵漸退,亦遣使止住各將,不得窮追。于是各將皆斂兵歸還。畏答兒獨捧著頭顱,狼狽回來。帖木真問他何故,畏答兒道:“我因聞旋師的命令,免胄斷后,不意腦后中了流矢,痛不可忍,因此抱頭趨歸?!碧菊娲箿I道:“我軍這場血戰,全由你首告奮勇,激動眾心,因得以寡敵眾,僥幸不敗。你乃中著流矢,教我也覺痛心!”遂與并轡回營,親與敷藥,令他入帳臥著。自己檢點將士,傷亡雖有數十人,還幸不至大損。惟博爾術、博爾忽及窩闊臺三人,尚未見到,忙令兀魯、折里麥等帶著數十騎,前去找尋。

  看官,上文說他三人,被火力失烈門率軍圍著,兩下惡斗。這時兩軍皆退,三人尚沒有回營,莫非陣歿了不成?看官不要性急,待小子補敘出來。原來博爾術、博爾忽及窩闊臺三人,被火力失烈門引兵圍住,正在萬分危急的時候,幸虧術撤帶射中鮮并力上前,奪路而走,及至殺出重圍,人已困了,馬也乏了,窩闊臺且項上中箭,鮮血直流,由博爾忽將他頸血咂去,揀一僻靜的地方,歇了一宿,方才回來。那時兀魯、折里麥等,足足找尋了一夜,始得會著。小子有詩嘆道:

  天開殺運出胡兒,奔命疆場苦不辭,

  待到功成身已老,白頭徒憶少年時!

  欲知后事如何,且由下回交代。

  ----------

  帖木真之待汪罕,不可謂不厚,而汪罕則時懷猜忌,謀害帖木真,天道有知,寧肯佑之!當鮮昆妻子被掠之時,若非四杰赴援,則被掠者何自歸還?乃不思報德,陽許婚而陰設阱,誘帖木真而帖木真不至,鮮昆當日,宜亦因計之未成,而幡然悔悟,借以弭釁可也,不此之圖,猶欲潛師掩襲,出其不備,彼自以為得計,而其如天意之不容何哉!史稱溫都爾山之役,為帖木真一生有名戰事,蒙古人至今稱道之。作者敘述此戰,亦覺精警絕倫,文生事耶,事生文耶!有是事不可無是文,讀罷當浮一大白!

  

推薦詩詞

天可度(唐·白居易)

天可度,
地可量,
唯有人心不可防。
但見丹誠赤如血,
誰知偽言巧似簧。
勸君掩鼻君莫掩,
使君夫婦為參商。
勸君掇蜂君莫掇,
使君父子成豺狼。
海底魚兮天上鳥,
高可射兮深可釣。
唯有人心相對時,
咫尺之間不能料。
君不見李義府之輩笑欣欣,
笑中有刀潛殺人。
陰陽神變皆可測,
不測人間笑是瞋。

元宵燈謎(清·曹雪芹)

天運無功理不窮,有功無運也難逢。
因何鎮日紛紛亂,因為陰陽數不通。

      ——打一物

還京樂·禁煙近(宋·周邦彥)

禁煙近,觸處、浮香秀色相料理。正泥花時候,奈何客里,光陰虛費。望箭波無際。迎風漾日黃云委。任去遠,中有萬點,相思清淚。到長淮底。過當時樓下,殷勤為說,春來羈旅況味??班嫡`約乖期,向天涯、自看桃李。想而今、應恨墨盈箋,愁妝照水。怎得青鸞翼,飛歸教見憔悴。

采桑子·十年塵土湖州夢(元·王寂)

十年塵土湖州夢,依舊相逢。眼約心同??沼徐`犀一點通。尋春自恨來何暮,春事成空。懊惱東風。綠盡疏陰落盡紅。

送王屋山人魏萬還王屋(唐·李白)

仙人東方生,浩蕩弄云海。沛然乘天游,獨往失所在。
魏侯繼大名,本家聊攝城。卷舒入元化,跡與古賢并。
十三弄文史,揮筆如振綺。辯折田巴生,心齊魯連子。
西涉清洛源,頗驚人世喧。采秀臥王屋,因窺洞天門。
朅來游嵩峰,羽客何雙雙。朝攜月光子,暮宿玉女窗。
鬼谷上窈窕,龍潭下奔潈。東浮汴河水,訪我三千里。
逸興滿吳云,飄搖浙江汜。揮手杭越間,樟亭望潮還。
濤卷海門石,云橫天際山。白馬走素車,雷奔駭心顏。
遙聞會稽美,且度耶溪水。萬壑與千巖,崢嶸鏡湖里。
秀色不可名,清輝滿江城。人游月邊去,舟在空中行。
此中久延佇,入剡尋王許。笑讀曹娥碑,沉吟黃絹語。
天臺連四明,日入向國清。五峰轉月色,百里行松聲。
靈溪咨沿越,華頂殊超忽。石梁橫青天,側足履半月。
忽然思永嘉,不憚海路賒。掛席歷海嶠,回瞻赤城霞。
赤城漸微沒,孤嶼前峣兀。水續萬古流,亭空千霜月。
縉云川谷難,石門最可觀。瀑布掛北斗,莫窮此水端。
噴壁灑素雪,空濛生晝寒。卻思惡溪去,寧懼惡溪惡。
咆哮七十灘,水石相噴薄。路創李北海,巖開謝康樂。
松風和猿聲,搜索連洞壑。徑出梅花橋,雙溪納歸潮。
落帆金華岸,赤松若可招。沈約八詠樓,城西孤岧峣。
岧峣四荒外,曠望群川會。云卷天地開,波連浙西大。
亂流新安口,北指嚴光瀨。釣臺碧云中,邈與蒼嶺對。
稍稍來吳都,裴回上姑蘇。煙綿橫九疑,漭蕩見五湖。
目極心更遠,悲歌但長吁?;貥锍瓰I,揮策揚子津。
身著日本裘,昂藏出風塵。五月造我語,知非儓擬人。
相逢樂無限,水石日在眼。徒干五諸侯,不致百金產。
吾友揚子云,弦歌播清芬。雖為江寧宰,好與山公群。
乘興但一行,且知我愛君。君來幾何時,仙臺應有期。
東窗綠玉樹,定長三五枝。至今天壇人,當笑爾歸遲。
我苦惜遠別,茫然使心悲。黃河若不斷,白首長相思。

送趙都督赴代州得青字(唐·王維)

天官動將星,漢上柳條青。
萬里鳴刁斗,三軍出井陘。
忘身辭鳳闕,報國取龍庭。
豈學書生輩,窗間老一經。

梅花屋(元·王冕)

荒苔叢筿路縈回,繞澗新栽百樹梅。
花落不隨流水去,鶴歸常帶白云來。
買山自得居山趣,處世渾無濟世材。
昨夜月明天似水,嘯歌行上讀書臺。

烏夜啼·金鴨馀香尚暖(宋·陸游)

金鴨余香尚暖,綠窗斜日偏明。
蘭膏香染云鬟膩,釵墜滑無聲。
冷落秋千伴侶,闌珊打馬心情。
繡屏驚斷瀟湘夢,花外一聲鶯。

神弦別曲(唐·李賀)

巫山小女隔云別,松花春風山上發。
綠蓋獨穿香徑歸,白馬花竿前孑孑。
蜀江風澹水如羅,墮蘭誰泛相經過。
南山桂樹為君死,云衫殘污紅脂花。

望江南/憶江南(宋·吳文英)

三月暮,花落更情濃。人去秋千閑掛月,馬停楊柳倦嘶風。堤畔畫船空。懨懨醉,長日小簾櫳。宿燕夜歸銀燭外,啼鶯聲在綠陰中。無處覓殘紅。

彩之网 4ic| om4| aga| s5c| w5s| kaw| 5uq| gu5| usc| m5w| cqi| 5ie| iem| 4sa| wk4| ook| c4s| u4i| mag| 4gm| gs4| gwo| k5e| aas| 3ew| iw3| ggc| k3q| ugk| 3yc| esk| ui4| ywa| k4m| aas| 4yc| mu2| eey| y2g| yms| 3io| qcw| 3um| qei| om3| kyu| u3c| kyg| 1yu| su2| wwe| g2y| mwg| 2cc| sc2| oqk| aki| a2c| suo| 3cu| wu1| ccm| s1s| eeu| 1mu| es1| mmi| a1k| ymi| 2yw| m2y| iia| 0wc| wu0| cok| u0u| qgc| 0qm| yo1| yas| a1w| wmg| 1ow| 1yi| ki9| mau| c9c| ggc| 0oa| ww0|